在加拿大蒙特婁怎麼面對冠狀病毒 所帶來的憂鬱潮(上)

異國生活 Oct 13, 2020

「你們給我戴口罩去上課~!!!」今年二月因為疫情在亞洲大爆發,邊看新聞邊緊張的我,突然對兩個還在唸書的室友喊到。換來的是一陣大笑,雖然我本來也是當玩笑似的對他們說,誰也沒想這波病毒踏如美洲的速度快的令人招架不住。公司在三月中開始,24小時內宣布全部員工在工作直到下一步通知,沒幾週又大舉裁員,蒙特婁的餐廳、大眾交通全部大舉關閉,原本開始踏入春天,正是該生氣蓬勃的蒙特婁,路上竟一台車都沒有,大部分的餐廳都關閉,而還可以外帶的餐廳,桌椅收起,像是半開放狀態。世界轉變的速度,常常讓我有身處在夢境的幻覺。

待在家裏、取消所有大型活動,對剛經歷過六個月冬天的蒙特婁來說,簡直是不可理喻。

Montreal Streets
蒙特婁 Photo by Jamshed Khedri / Unsplash

室友說,每年冬天蒙特婁的心理治療都會很受歡迎,因為冬天太長又太殘酷了。剛經歷過蒙特婁夏天的我,實在很難想像,這麼熱情的城市,到了冬天,人們會開始憂鬱起來。所以啊,夏天對這裡的人來說很重要啊,所有的節慶、聚會、每天都不停歇的在慶祝好天氣呢。在夏天抵達這座城市的我,一掃臉書活動就知道室友說得毫不誇大,每一天,都有活各種不同的活動,舉凡電音派對、演唱會、市集、海邊趴體....,像是在夏天要把冬天的份給玩回來似的。

我印象很深刻,第一次跟來自魁北克的室友戴口罩去超市,當時蒙特婁還沒有戴口罩政策(大約在四月才開始要強制戴口罩,記得那時我跟在台灣的朋友說,終於想到了!)他感到很不自在,戴口罩對非亞洲人來說,是一件很詭異的事。走在超市裡,我照常看著特價的蔬菜,一個白人老太太,看著我一臉驚恐,我喵了他一眼繼續若無其事地買東西。結束超市行程,我跟室友聊到戴口罩的經驗,他覺得一直被別人盯著看,不是太舒服,但是他覺得大家都應該要戴才對。我一面佩服室友非常開放的態度,一面思考這個文化差異,對我們來說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的行為,對他們來說卻是被當成重度疾病患者。

延伸閱讀:武漢肺炎和流感當前,為什麼荷蘭人就是不愛戴口罩?
Woman wearing face mask during coronavirus outbreak
戴口罩 Photo by engin akyurt / Unsplash

疫情之下,加拿大政府給予每個公民(包含學生與打工度假)每個月兩千加幣的補助金,政府也提開店的生意,所有租金減半的優惠,在疫情爆發的狀況下,我覺得加拿大政府算是有好好照顧到公民,雖然說這波疫情一直蔓延至今,政府的錢不知道還夠不夠用,而疫情結束後,該付款的還是每個繳稅的公民。

「我看這個時候,還是不要分開好了」住在安大略省的男友,因為疫情關係,也暫時不用去上班,沒多久後,魁北克省也開始關閉省的邊界,他索性就在蒙特婁待著,隔離期間一待,就是三個月。而我因為突然的完全遠距工作,佔用客廳的餐桌,沒想到一直以為的「暫時」,就這樣在家工作了半年。

原本一直以為適應良好的我,工作沒丟、還有室友跟男友陪、還能每天出門散步。到了六月卻開始出現反社交傾向。六月,餐廳終於開始開放,人們開始回辦公室上班,開始了不一樣的「正常」生活。夏天也在這時候到來,公園到處都是野餐的人、做室外運動、用電腦,所有的社交活動全部搬到了室外,餐廳也開始架室外座位,男友回到安大略省工作,室友回到工作崗位上,而我,仍舊在家裡的客廳在家上班。

看似一切開始好轉,但我卻開始了反社會傾向,我不知道,該怎麼安全的交友。等等,冠狀病毒之前我是怎麼過日子的呢?下班回家、寫部落格、跟室友聊天、找朋友吃飯、週末去國家公園登山。現在呢?在家工作常常超時,原本每天八點到辦公室、四點下班,開始不小心工作到六、七點,而下班後只想出門,但是出門又不知道去哪裡。去找朋友?朋友住的地方要搭捷運,不行不安全,認識新朋友?沒有任何活動感興趣(語言交換、coachsurfing event都取消了)很多時候,我出門繞了一圈就回家了。剛到蒙特婁的新鮮感消失殆盡,蒙上一層到處都是冠狀病毒的隱憂。

很多時間,窩在家裡看書寫字、煮飯,卻不再感到新鮮與喜悅,看著在台灣的朋友,突然間,覺得遠在異鄉的我,好孤單。「回台灣嗎?反正也是遠距工作」媽媽問。我的生活早已不在台灣了,回台灣要怎重新建立自己的空間?把男友丟在加拿大嗎?跟遠在加拿大的同事,日夜顛倒的一起工作會有多積極?

Photo by Maria Teneva / Unsplash

世界慢了下來,我像是被斷了翅膀的鳥,急速迫降,倒在無人知曉的森林裡。

等等,遠在異鄉,一個人背著背包就走一直是很習慣的模式。原來我在離開我的舒適圈,背著背包到異鄉生活,我一直都知道該去哪裡找便宜住宿、該去哪裡找其他的旅人、該去哪裡發現有趣的在地人,世界各地,幾乎都是一樣的模式,突然之間,該在新的城市建立生活的我,發現這個模式不再管用了,原本令我著迷的法語,突然又讓社交生活難上加難。

跟許久不見的朋友見面,他一開口就是,「我最近過得不太好」。我才發現,原來不是只有我,過得不太好,這一年,似乎對全世界的人都一樣。計劃被打亂、自由被被銬上手銬、不能履行、無法不顧一切的表現愛意、擁抱溫暖,一切都有點反人性、又無法避免。不能與愛的人相擁,還有什麼比這更痛苦的。網路上還出現 #LoveIsNotTourism 的標語,一聽到我就心酸的快流下淚,許多遠距離戀愛的人們不能與愛人展開新生活、與愛人見面,世界各地長途旅行的旅人們,也一直被打擊。我有個朋友在巴拿馬被困了兩個多月、很喜歡得youtuber開露營車環遊世界的Kombi life也被困在摩洛哥好一陣子,我忍不住思考,那些好不容易放下一切,剛開始要去環遊世界的旅人,該怎麼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?

延伸閱讀:

這個月開始的第二波冠狀病毒侵襲,魁北克單日破千確診的紀錄還在持續上漲。「人們已經沒耐心去遵守那些準則了」,跟朋友討論到,在平時的冬季憂鬱指數已經很高的蒙特婁,在疫情爆發的第二次封城下,可能情況只會更糟。我腦中響起,朋友Antonio說到「遇到困難的那個,才是冒險的開始。」嘿,如果睡過機場、搭過便車、打工度假厚臉皮的一個餐廳一個餐廳問工作、坐在路上舉牌找住宿、一個坐10小時沒有柏油路的公車到偏遠的山上,這些事情都能做了,這些問題難關都能克服了。我想,這也只是人生中的一個坎,當成一個冒險來前進吧。

大家都是怎麼適應這個新的「正常」呢?在心情莫名低落的這段時間,我開始了「試著讓自己好一點計畫」,下集待續...。

Tags

Jessie

深信人的一生只有自己能伴自己一生,在孤獨中尋找認同,在異鄉體會孤寂,持續地在世界的洪流中尋找靈魂的容身之處。

Great! You'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.
Great! Next,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.
Welcome back! You'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.
Success!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,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.